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正文

写在以太坊合并前:区块链演化史,一条充满分叉、新链和升级的前进之路

来源: 互联网时间:2022-09-16 06:00:06

作者:王默之,wesely视界

这篇研究将沿着时间脉络推演区块链从诞生到发展出当下复杂生态的过程:

  • 第一个阶段以比特币的诞生开始, (2009-2015)

  • 第二个阶段以以太坊的诞生纪元, (2015-约2018)

  • 第三个阶段以其他新链的诞生出发。(约2018-)

和很多新生的事物不同,区块链是幸运的,它没有夭折,因为它时时刻刻都在演化,

和生物的演化类似,区块链的演化也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观察。但是生物演化的根本机制在于变异,区块链变异的极致就是分叉和新链。此外,温和的改良在区块链中体现为社区一致通过的升级,这也是演化的一部分。

这篇研究将沿着时间脉络推演区块链从诞生到发展出当下复杂生态的过程。并将 2009 年 1 月至今的历史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比特币的诞生开始,第二个阶段以以太坊的诞生纪元,第三个阶段以其他新链的诞生出发。三段历史的开头清晰,但结尾会和其他交织一起。这样的树形结构有助于我们理解一个生态的成长史。

1. BTC的演化史

这也是一个简单事物变成复杂系统的故事。

比特币 (Bitcoin, BTC) 于 2008 年 11 月 1 日提出,次年 1 月 3 日创世区块开始运行。设计者们可能永远也想象不到,区块链会在未来的十几年内突飞猛进,改变了那么多人的生活。

这是个人类世上从未出现过的事物,所有我们只能用一些近似的东西来类比它,也因此BTC 有各种各样的外号。

比如最早写在比特币白皮书中的“点对点的支付工具”,BTC的支付网络在小规模运行中确实管用,当年最早一笔支付用例被追溯到 2010 年的 5 月 22 日,年轻的程序员 Laszlo Hanyecz 用 10000 枚比特币购买了 2 块棒约翰的披萨,从此 5 月 22 日也成了整个加密社区的披萨节。

但是后来比特币越来越贵,而原本设计的去中心化网络却并没有相应的可扩展性,每个区块的容量限制和出块速度将 BTC 锁死在了一种稀缺的大宗商品上。这时,我们叫它“数字黄金”。

但是我们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和所有生物,族群,物质一样,当简单已经不能满足足够多的需求时,系统就开始演化出新的分支,在不同的方向开始新的可能性测试。和所有能长期存在的系统一样,复杂和多样才是应对不同环境挑战的终极办法。

在 2017-2018 年期间,伴随着 BTC 的又一轮牛市,分叉成了整个社区的焦点。我并没有幸能亲历历史,但是回溯当年:区块链思想上,BTC 作为世界法币的愿景被几乎所有主流打压,区块链需要除了支付之外的运用场景;技术上,不可能三角(去中心化,可扩展性,速度三者只能取其二)的矛盾已经越来越激化,双方都有各自的立场,也都有各自的矿池算力作为背后支持;投资上,早期的矿工已经一本万利,而新晋者也想发现新矿。

分叉千呼万唤。这也是 BTC 设计之初的演化方式,每个节点独立运行全节点,但是整个网络只会认证和工作在页数最多的账本(最长链)上。理论上无论多少人都可以发起一次分叉,只是太小的分叉没有足够的算力支持,并没有货币的信用和社区的共识。

在 Forkdrop 收录的有分叉事件的统计中,BTC 历史上一共有过 68 次分叉,其中 62 次集中在 2017-2018这两年。

image

若不亲历,很难想象这 68 次的分叉中有多少疯狂和梦想,狂热和落寞,明争和暗斗,这一切当年又是如何的满城风雨。但在喧嚣过后,新的时代在悄然孕育,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事物一样。

比特币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但是分叉的历史却已经归于平寂。下面本文将从开端,高潮,转场三部分讲述这段历史。

1.1 演化的开端(2009-2016)

根据 Sasha Ivanov 的《比特币的分叉史(2009-2018)》,早期( 2017 年之前)比特币的演化还相当的温和,其中的多次分叉都获得了所有人的支持,而这些所谓的“软分叉”和传统的网络客户端升级并无分别(除了强制与否上)。甚至对于对于后来的某些语境中,“软分叉”已经并不被当成是一次真正的分叉了,而仅仅是所有矿工(验证节点)升级客户端的版本迭代。

image

在 BitMex 的《比特币共识分叉的完整历史》中,BTC 的首次分叉被追溯到了 2010 年的 7 月 28 日。通过禁用 OP_RETURN 函数,修复一个让任何人可以支出任何比特币的重大缺陷。而这个分叉也仅仅具有象征意义,很快便只能在写比特币历史文章中出现。

而在比特币早期(2017 年之前)的统计到的 17 次分叉中,至少 14 次都是类似的功能升级,剩下的 3 次也并没有造成重大后果。

1.2 疯狂的分叉(2017-2018)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两年的区块链世界的话,我觉得是:疯狂。新的币,新的项目,新的交易所,新的币圈大佬,新的矿机和矿池,FOMO(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错过)的情绪随处可见。

在那些年大大小小的分叉币中,只有 13 个至今还在交易所中交易,其中的大部分也在归零的边缘。甚至,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也曾表示,比特币的分叉历史事件中,除了 BCH 以外,大部分分叉项目都可以忽略,比如BSV就是个骗局。(来源于 Vitalik Buterin《Endnotes on 2020: Crypto and Beyond》)

但是我们稍稍放宽一些标准,看看至今分叉币中的还算有影响力的前三:BCH,BSV 和 BTG(比特币现金,愿景和黄金)。

image

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BCH)2017 年 8 月 1 日

在很多种书写历史的方式中,BCH 是真正意义上的比特币首次分叉。所面临的正是比特币区块容量不足的问题。这一由比特大陆(Bitmain)提出的 8MB 区块大小方案比比特币自身之前的 Segwit 升级更加激进,最终导致了分裂。

这次分叉几乎空前绝后。在之前的历史中,社区尽管有意见分歧,但始终没有造成过矿工的分裂。作为整个比特币的底层验证者,矿工的分裂意味着无论是理念上还是事实上社区分家开始。几乎再没有合并的可能。

虽然在比特币的设计之初,这样的分叉就早已写进了“预言书”,但是这一天终究还是到了。不过对于分叉前持有比特币的所有人来说,这一天却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他们在这一天之前持有的比特币依然如故,但是在新的 BCH 链上又新增了一份资产。这样从天而降的“空投”币当时被叫做“糖果”,所以那一天,每个 BTC 人都成了孩子。

比特币SV (Bitcoin Satoshi Vision,BSV)2018 年 11 月 15 日

如果说 BCH 是原有比特币社区的第一个反叛者,那么叛徒总是很容易遭到背叛。在一年后,BCH 社区也分裂了。新的分叉币就是 BSV,一个把回到创始人愿景写进代币名称的项目。作为一个激进改革者的后裔,却将复古作为自己的标签,总带了点反讽的意味。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V 神 (Vitalik)将它说成骗局。

但这在 PoW(工作量证明)的由矿工主导的区块链时代却毫无问题,只要有矿工在验证,任何东西都可以有价值。就像这次,BCH的持有者又被空投了BSV的“糖果”。

比特币黄金(Bitcoin Gold, BTG)2017 年 10 月 24 日

自从 BCH 首次分叉比特币之后,比特币又被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断地开枝散叶。正如区块链社区中一句经典的玩笑:在一个币归零之前的每一天,大家都是快乐的。每一次分叉都有光伟正的理由,比特币也在分叉空投预期中变的越来越值钱。

BTG 可能是 BCH 之后的第一次分叉,或许也就是比特币历史上的第二次分叉。但是众所周知,第二是没人记住的,如果不是半年后 5 月 18 日的双重支付事件(“双花攻击”)。

那天也算是创造了历史。在比特币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单一验证者控制超过 50% 节点的情况,但是在 BTG 上,我们亲眼见证了这个同样被预言了很久的区块链事件。

1.3 偃旗息鼓(2019-)

从 2018 年开始,比特币的价格开始下跌。渐渐分叉开始无利可图。糖果不甜了,于是比特币社区就开始沉寂了,并且开始变得越来越保守。

直到 2021 年 11 月 14 日,比特币社区才在90%以上矿工同意之下进行了 Taproot 升级。这大概是 Segwit 之后最重要的升级了,而 Segwit 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比特币二层(L2)闪电网络虽然在 2015 年就有了白皮书,但是一直发展缓慢。

1.4 小结

时至今日,比特币已经有了 13 年的历史。从前7年的温和演化,到中期突如其来的激进分叉,再到后 4 年的回归平静。

我不愿将这场变革称为比特币泡沫。每一场泡沫之后,都为更长时间尺度的发展打下基础,(南海泡沫催生了美洲开发,郁金香泡沫发展了荷兰现代鲜花市场),况且即使近年发展的比特币,在最近一轮牛市中也保持了40%左右的市场份额和历史新高,即使增长的速度远远不如其他代币项目

但是增长已经不是比特币该做的事了。在 2015 年经过了艰难比特币融资的 Vitalik 和他的以太坊成为了 2020 年区块链新的爆发式增长动力。不过,这是下一个故事了。

2. 以太坊:阶梯,还是潘多拉魔盒

2013 年 11 月 27 日,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首次对外公布了以太坊白皮书,为以太坊的诞生奠定了基础,次年 7 月 22 日,以太坊通过比特币进行了首次筹资,当月就筹集了 3 万多枚比特币(当时价值约 1,840万美元)。2015 年,以太坊 "Frontier" 上线,这是以太坊的最初版本,虽然此时可用的功能非常少,但日后也由此演化出了规模庞大的生态应用,让以太坊成为区块链技术诞生以来最为成功的项目之一。

从以太坊首次版本落地,到现在坐拥 389 亿美元 TVL 的第一大公链,以太坊仅走过了 7 年时间,而 7 年间,以太坊在一次次的软硬分叉中,逐步的推进着“世界计算机”的构想,目前,合并(The Merge)作为以太坊发展过程中首屈一指的大事,正在吸引这全球从业者的目光。

image

主要公链TVL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defillama

伴随着以太坊合并日期的临近,关于其分叉(下文均指硬分叉)的争论愈发热烈,要看懂当前的分叉,首先我们需要回溯过去,看看 ETH 在过去的发展历史中,都经历过哪些分叉?与此次分叉相比,最大的不同点又体现在哪些方面?这些不同之处又会带领以太坊走向何方?POS 是否更中心化了?在分叉的选择上,资本最终又会如何选择?

2.1 以太坊分叉史

以太坊分叉最负盛名的当属 The DAO 资金被盗所引发的分叉,和比特币一样,在以太坊的发展过中,也发生过多次的硬分叉,这些分叉或是想修改了区块大小,或是修改GAS费机制、或者只是纯粹的“空投式”分叉。

Expanse(EXP)

Expanse是以太坊区块链的第一个分叉网络,2015 年 9 月 7 日在 bitcointalk 首次公布了分叉的相关细节,一周后,在以太坊区块高度为 800,000,完成了分叉。这次分叉是由 Christopher Franko 和 James Clayton 主导,前者是一名加密货币企业家,后者创建了当时 Facebook 上最受欢迎 Crypto 社群。

本质上来说,Expanse 的这次分叉是借助当时以太坊现成的技术去构建另一个合约平台,现在的 Expanse 虽然也在社交平台上欧有活跃,但链上基本没有生态可言。

以太经典(ETC)

2016 年 6 月 17 日,当时众筹了 1200 万个以太坊的明星项目 The DAO 遭到黑客攻击,导致 360 多万ETH被盗取,被盗金额占到了当时整个ETH网络上的 14%,对当时刚上线一年的以太坊来说,这次黑客事件可以关乎着以太坊的生死。当时,Vitalik 提议的方案是,先是社区进行一次软分叉,把与之相关的交易认做无效交易,让攻击者无法提走被盗的 ETH,然后再发起硬分叉,将被盗的ETH找回来。而这种回滚的方式,却违背了区块链的不可篡改的初衷,造成在之后硬分叉过程中,部分矿工从以太坊社区出走。

最终, 97% 的 ETH 持有者对 Vitalik 的提议了赞成票,硬分叉通过,这条新链也就是现在的ETH,而那条原链则改名为了以太坊经典 (Ethereum Classic),而ETC也是最成功的一条分叉链,因为它继承了最原始的区块链极客精神,所以很多人也将它视为真正的以太坊。当时的The DAO事件严重打击了当时加密货币用户的信心,也因为这个事件,当时名噪一时的DAO概念也被打进了冷宫,直到5年之后,伴随DeFi的火爆,DAO作为一种治理体系才开始重现在大众视野中。

EthereumFog(ETF)

EthereumFog(ETF)于 2017 年 12 月 14日 推出,分叉块高度为 4730660,这是一条为解决以太坊所缺乏的分布式存储和分布式计算能力的问题而催生出的分叉链,他们所提出了名为雾计算( Fog Computing )的概念,宣称可以提供相比云计算更分布式,更接近网络边缘的技术。用其团队自己的当时话来说,打造以太坊进化版的“世界计算机”。EthereumFog 借助当时比特币的分叉热潮,也博得了不少的关注度,但也仅限如此,不久之后,热潮退却,EthereumFog 也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EtherZero(ETZ)

EtherZero(ETZ)于 2018 年 1 月 19 日发布,分叉高度在 4936270。EtherZero 提出了引人关注的零交易费和即时付款功能,推出了两层网络结构,即由网络中的主节点组成的仲裁层和工作量证明( PoW )共识层,这也与当时的公链架构不同, 还将出块时间缩短至 1-2 秒。自推分叉之后,ETZ 就受到了很多质疑,当时著名的以太坊代币钱包 MyEtherWallet 称 Etherzero 相关的代码会使用户的以太坊资金受到威胁, Metamask 官网将其标记为钓鱼网站。

目前,其官网早已关闭,社交媒体的动态也在 2020 年之后停止了更新,EtherZero 也只是分叉历史上的一粒尘埃。

以太坊 2.0:重置难度炸弹分叉

这是获得了社区共识的一种特殊分叉。

“难度炸弹”是一种根据区块时间调整链难度的机制算法,最初的设定是为解决以太坊从 PoW 链能顺利转向 PoS 链,也就是为了现在的合并所准备的一种特殊机制,伴随区块高度的增加,会让挖矿难度指数级增加,结果就是让矿工在衡量成本无利可图退出 PoW 链,避免出现新链和旧链并存的结果。但如果不能在一定区块高度前完成合并,那难度炸弹会反过来影响自身的网络性能,造成主网出块慢、网络拥堵等,难度炸弹先后被推迟了 6 次,也就产生了六次分叉,今年的 EIP-5133 提案将度炸弹推迟到了 9 月中旬,也就是预计 The Merge 合并的前夕。

image

六次推迟难度炸弹 数据来源:bitinfocharts

纵观过去以太坊的多次分叉,可以看到,分叉以太坊或许并不难,难的是在分叉后该何去何从,纵使这些分叉曾激荡起了巨大的浪花,但始终都未动摇过以太坊的地位,往往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2.2 此次分叉与过往分叉的不同

相比过去的多次分叉,特别是对比 ETC 的硬分叉,此次分叉最大的不同体现在链上资产与生态发展上。

2016 年 ETC 分叉时,Tether ( USDT ) 的市值仅为 0.65%,稳定币刚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以太坊链上生态还未起步,无需考虑智能合约和代币问题,而且技术上实现难度也比较低。而如今,不仅稳定币成为一种广泛的链上资产,其中明确支持合并的 USDT 与 USDC 就占到了整个加密市值 10.6% 以上。而且以太坊还坐拥 389 亿美元 TVL,拥有最为庞大的生态网络,目前以太坊主网上部署的智能已经多达 5120 万个,即使是现在处于熊市的非活跃期,目前依旧在以每周 5-6 万个新增智能的速度增长。

image

2017-2022 稳定币发展情况 数据来源:theblock

面对以太坊纷繁复杂的生态应用,特别是在缺少 Chainlink、Curve 等基础设施以及主流稳定币的支持后,PoW 分叉链很难让分叉出的应用正常的运行起来。此外,对于分叉后是否删除难度炸弹或者调整 EIP-1559 等调整,这些新规则的设定都需要开发新的节点客户端、浏览器等基础工具,同时也需要协调好新链矿工与社区的治理维护,所以,如何处理上述这些问题,对 PoW 支持方都会构成了非常大的挑战。

2.3 站队与选择

目前,面对分叉主要可以分为两个阵营,ETH-PoS 派和ETH-PoW 派。

ETH-PoS 派是此次合并的支持者,分叉活动的反对方,主要以以太坊基金会、以及几大稳定币、头部的基础设施应用为主,无论是在资金还是在影响力上,都处于绝对的优势方。

  • Tether:将按照官方时间表支持 PoS 以太坊

  • Circle:将在以太坊合并完成后仅支持以太坊 PoS 链

  • Aave:只认 PoS 链为主链,将把在 PoS 共识下运行的以太坊主网作为新的规范治理系统

  • Curve Finance:选择只有稳定币选择的链

  • Chainlink:协议及服务将继续在以太坊上运行,不支持 PoW 等分叉

  • Paradigm:除了矿工之外,以太坊社区中没有人愿意继续使用 PoW

  • FTX:FTX 上的以太坊期货和永续合约将在合并后追踪采用 PoS 的以太坊网络

这些协议都是以太坊发展的最大受益方,任何以太坊的分叉都是对现有社区和影响力的削弱,会影响这些应用 Token 的价格和稳定,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所以选择站队 PoS 不难理解。

ETH-PoW 派是推动此次分叉活动的主要力量,主要是一些矿工、非头部交易所等

  • 波场:支持以太坊分叉并上架分叉代币

  • F2Pool:支持让矿工社区决定,将继续为 ETH PoW 提供矿池服务

  • Gate:支持预分叉并将提前开启分叉币兑换功能

  • 抹茶:支持以太坊的升级和潜在的硬分叉

总之,和以太坊绑定越深的项目,对分叉的反对越强烈,PoS 具有正统性,而被踢出局的矿工、对以太坊绑定和依赖度不高的项目、或者需要热度来增加活跃度的交易所,则会对分叉链保持强烈兴趣,一句话总结:分叉不是技术的角逐,而是利益的博弈。

在以太坊基金会的大力助推下,转型 PoS 成为了必然,面对监管的加强,面对质押节点运营商和以太坊基金会影响力的垄断,也有人也开始质疑以太坊是否还秉持着 “Code is Law” 的区块链精神?以及 PoS 是不是让以太坊更加中心了?

2.4 POS后更中心化了吗?

目前,用户对于转型 PoS 后,以太坊中心化程度更高的质疑主要体现一下几个方面:

Staking 网络高度中心化当前信标链上总计质押着 1333 万枚 ETH,占到以太坊总供应量的 11.1%,大部分都是托管在了中心化的质押服务商或交易所手中,其中,Lido 作为龙头老大,占到了整个信标链上的 30.9%,其次为 Coinbase 的 14.7%,Kraken 的8.4%,币安的 6.7%,合并来看,Staking 服务商和 CEX 占到总计有 63.8%,而对于 PoS 来说,占比达到 1/3 以上基本上就可以影响到链的正常运行,这也可能成为以太坊 2.0 的阿克琉斯之踵。

image

信标链以太坊质押服务商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dune

Staking 服务商的中心化,会带来抗监管能力的直接下降,特别是在 Tornado 事件的持续发酵之下,让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关注这方面潜在的风险。技术端是以太坊基金会、Infura 以 Conscyse 等核心组织,资产端是 Lido、Coinbase 等企业,可以说以太坊周围站着的巨头基本都是中心化的机构,他们共同维系着这条生态最大的公链,相比比特币,这些核心组织的影响力过大也为以太坊引入了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转型 PoS 后以太坊 Staking 是否会被认定为证券?毕竟过去 Coinbase 的存 U 生息都被 SEC 调查过,正所谓树大招风,以太坊的 Staking 服务是否会被 SEC 盯上也是一个潜在的风险。此外,转型 PoS 后,以太坊出块节点能否保持良好的匿名性打包交易以及面临各种新式攻击的稳定性都还有待验证。

2.5 小结

以太坊无疑是当下区块链世界的中心,无论是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牵动人心。虽然以太坊社区不如比特币社区分叉得那么频繁,但是依然诞生了以 ETC 为首的一系列分叉。同时以 V 神为核心的以太坊基金会也在不断以自身的影响力推动以太坊网络的自我迭代演化,正如我们当下亲历的合并事件。至少我们现在已经可以预期一个由 PoS 主链和 L2 扩展组成的 ETH 2.0 版本。

但是正如比特币的种种问题催生出了以太坊一样,以太坊的问题也催生了新一代的区块链。它们有的创始人直接来自早期的以太坊团队,有的早已践行以太坊如今才转向的 PoS,还有的来自另一个稍远的被称为联盟链的区块链谱系。而这些新链就是我们下一部分的主要内容。

3. 区块链2.X:新链的演化

虽然以太坊将区块链带入了智能合约时代,但当时以太坊也遇到了当年和比特币类似的发展方向问题。交易费用高和验证缓慢还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如果任由社区像比特币社区一样分裂,并且坚持 PoW 的传统,那么沦为“比特币二号”也许会在所难免,再往前推算一步,历史是不会记住第二的。

主要的矛盾集中在了坚持 PoW 的矿工和希望 PoS 的项目方(以及普通用户) 之间。在那些日月,一种不稳定的短暂平衡由此而生。即使早在 2015 年以太坊就已经提出过以难度炸弹方案将验证机制转向 PoS,但是在随后的 7 年里(2015-2021)这个方案被矿工否决推迟了 6 次。

这场 PoW vs. PoS 的战争经年累月,甚至导致了以太坊创始人内部的分裂。在这个日新月异的行业,等待战争结束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有人等不住了,效仿以太坊当年故事,开始了另起炉灶。而这些人因为缺乏启动资源,将一种新的力量—— VC ,引入了区块链行业。这一次,区块链的传统又一次被打破了,有了专业的投资人,区块链项目开始变得更像是一家初创的科技公司,空投变少了,“糖果”也不甜了,同时分叉也渐渐成为过去,PoW 也渐行渐远。

这一次的故事将从两位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分别创立的 Polkadot 和 Carnado 开始,再到后来的一系列号称“以太坊杀手”的PoS公链,最后以另一个很久前分类出去的联盟链谱系的后裔回归结束。

3.1 旧日遗风:曾经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以太坊最初除了 Vitalik 之外还有 7 位联合创始人。在后来的一次访谈中,V 神亲口表示当初以太坊有 8 位联合创始人可能是个错误。在以太坊初创的那几年,8 位创始人之间的意见分歧越来越大,其他的 7 位创始人也先后离开,只剩 V 神还留在了以太坊基金会。

而其中的两位分别创立了 Carnado 和 Polkadot 。很难说这两者是不是以太坊思想的延续或是变种,因为所有以太坊之后的区块链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以太坊的影子。无论各个项目方反复强调自己的验证机制有多么特别,本质上都是变种的 PoS 而已。而这两个项目为我们带来了以太坊变种的最早案例。

Carnado(ADA):迷思

Carnado 由 Charles Hoskinson 创立。围绕着这个项目有着各种各样的风风雨雨,众说纷纭,但到头来,如果一定要给 ADA 一个标签的话,开发缓慢是逃不掉的了。

根据维基百科给出的 Carnado 大事记:

  • 从 2015 年 9 月到 2017 年 1 月,卡尔达诺进行首次代币发行众筹,筹集了 6,200 万美元,售出约 300 亿张 ADA 兑换劵。

  • 2019 年 9 月 28 日,IOHK 宣布与鞋类品牌 New Balance 合作,采用 Carnado 区块链确认品牌运动鞋真伪。

  • 2020 年 7 月,Shelley 升级推出委托质押功能。ADA 持有者能够与其他持币者汇集 ADA 代币质押以赚取收益。

  • 2021 年 4 月 27 日,Carnado宣布与埃塞俄比亚教育部合作发展区块链。

  • 2021 年 9 月,Carnado 宣布 Alonzo 主网上线,为 Carnado 区块链带来智能合约运行功能。”

这张 Carnado 大事年表非常简单,但却是非常完整。从开始融资之后的整整 6 年,Carnado 都没有智能合约。而依靠着营销和市场推广,竟然也维持了相当高的市值。

开发缓慢或许是没有明确方向的另一种体现。从年表上也能看出,Carnado 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有些概念时至今日依然超前,但是没能落实的概念始终是一种预期,可能维持的了市值,但是改变不了世界。

无疑如何,他们一定是做对了什么。

Polkadot:曾经的跨链之王

比起谜一样的 Carnado,Polkadot 就让人容易理解多了。

Gavin Wood 作为创始人,让跨链曾经成为这个项目的代名词。Polkadot 和另一个项目 Cosmos 开起了一个新的多链模块化区块链的方向,并在统一共识验证上各自以不同的思路做到了极致。

在 2017 年 10 月的首次代币发行(ICO)中,筹集了 1.4 亿美元,并在 2020 年 5 月开始出块,在慢的方面,Polkadot 一定也不逊色于 Carnado 。

同时在代币用例设计(经济模型)和议案投票(治理方式)设计上,Polkadot 的水准也都远高于同类区块链。

Polkadot 这也算是开了特色区块链的先河。

3.2 曾经的“以太坊杀手”们

包括 Carnado 和 Polkadot 在内,还有几个区块链项目都在 2021 年时被冠以“以太坊杀手”的称号。他们遇上的是当时的以太坊转 PoS 不成,但市场需求却突然扩大的行业机遇期:BNB,Solana,Terra,Avalanche …… 在当时,似乎每一条高速和手续费低的新链都可以被挂上以太坊杀手称号。

虽然只是在去年,但是却恍如隔世。有的项目生存了下来,有的已经死去,有的还在挣扎。当物种开始变多之后,蓝海转红之后,淘汰和迭代就愈发加速了起来。

BNB链:币安交易所

BNB 链(原 BSC )是最早(2021 年初)爆发的以太坊杀手。凭借着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支持,将半年前开始的 Defi 玩法复刻到更高效的 BNB 链上,从某种意义上也确定了 DEX 流动性挖矿+借贷的新公链 Defi 模式。而这一模式也再后来多次被其他链复制。但是过于粗糙的以太坊项目复刻让 BNB 链上的 Defi 项目遭遇了年中的大规模黑客攻击。

Solana:从 Defi 到 NFT

Solana 从很多方面都和 BNB 很像——FTX 交易所的支持,Defi 的模式起步。在 2021 这个牛市渲染之下,Solana 创造了主流币种唯二的百倍回报。2021 年末至 2022 年 Defi 落幕的时期,成功地发展出了除了以太坊之外最大的 NFT 市场。这种方向转型的成功或许是 Solana 带给这个行业的启示。

Terra:成败算法稳定币

2021 的收益率冠军就是 Terra,成功地让 Solana 只能屈居第二。区块链代币 Luna + 20% 回报算法稳定币UST 的模式在 2022 年初还有其他链试图模仿。但是一切都在今年 5 月烟消云散,恐慌下的挤兑和高回报率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作为亲历者,我想我们应该感谢 Terra 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课。

Avalanche:跨链以太坊项目

Avalanche 之前,所有项目都在考虑如何发展自身生态的原生项目,和以太坊差异竞争。Avalanche 是大规模引进以太坊 Defi 项目的公链先驱。通过兼容以太坊的系统(EVM),以太坊上的 Defi 龙头项目纷纷拥有了 Avalanche 的版本。流量带动了币值和曝光度,同时也推高了 Avalanche 的币值。

3.3 新的回归:Meta (原 Facebook) 联盟链的遗产

在区块链世界,联盟链因为去中心的问题一直被排挤在主流区块链之外。但是在 2021 年爆发的所有公链中,再也有没有像比特币或者以太坊那样去中心化的链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联盟链以某种形式回归主流区块链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 2022 年上半年区块链的新热点就成了原来 Libra 区块链团队的开发者在 Libra 基础上开发的新公链 Sui、Aptos 和 Linera,已经完成了融资,估值数十亿美元。现在还在测试阶段。

3.4 尾声

在 2021 年的某个时间点,似乎真的有了种以太坊会被某条新公链取代的错觉。

而转机也在 2021 年出现。当年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反对 PoW 挖矿的世界性运动,有些国家激进地认定挖矿行为违反并予以取缔,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矿工都损失惨重。以太坊却因此少了很多转向 PoS 的阻力。

如果这周的合并顺利,Eth 2.0 就要来了。以太坊的时代就还没有结束。

4. 总结

以分叉、新链和升级为视角的区块链演化史其实只揭开了这个生态的冰山一角。而生物的演化史证明,只要不断变化,就可以争取到生存的机会,而这一点在区块链的演化中也不断地在重演。

这段演化史也是区块链的生存史,在内部和外部的压力中不断进行着变化更新。区块链社区内部对于区块链应该是什么样一直有着争议,外部的政治经济科技环境也一直在塑造着区块链的方方面面。和其他事物一样,区块链也在自我认同和生存压力之间来回摇摆,而选择的最终会取决于外部环境的严酷与否。

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每当面临重大历史关口是,我们人类总是喜欢回顾历史。很快我们就将迎来以太坊的 2.0 合并升级,正如第二章节的标题,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新时代的大门还是潘多拉的魔盒。但是出于对乐观的迷之自信,和对所有历史悲观预期的现实否定,我们一直都是理性乐观派。

这个时代的人见证了区块链的诞生,希望它能带我们进入下一个时代。

————————————————————

附一:BTC分叉币史(来源:https://forkdrop.io/)

  • 2014.05.12 CLAMs CLAM

  • 2015.03.30 Dalilcoin DLC

  • 2015.03.30 Bitcoin Stake BTCS

  • 2017.03.03 Qeditas QED

  • 2017.08.01 Bitcoin Cash BCH

  • 2017.08.01 Bitcoin SV BSV

  • 2017.08.01 Bitcoin Clashic BCHC

  • 2017.10.24 Bitcoin Gold BTG

  • 2017.10.24 Bitcoin Coral BTCO

  • 2017.11.02 BitCore BTX

  • 2017.11.24 Bitcoin Diamond BCD

  • 2017.12.11 Bitcoin@CBC BCBC

  • 2017.12.12 BitcoinX BCX

  • 2017.12.12 Super Bitcoin SBTC

  • 2017.12.12 BitClassic Coin BICC

  • 2017.12.12 Oil Bitcoin OBTC

  • 2017.12.12 Bitcoin Hot BTH

  • 2017.12.15 Bitcoin Pay BTP

  • 2017.12.17 Bitcoin World BTW

  • 2017.12.18 Bitcoin Wonder BCW

  • 2017.12.18 Bitcoin Faith BTF

  • 2017.12.18 Bitcoin King BCK

  • 2017.12.26 Bitcoin Top BTT

  • 2017.12.27 Bitcoin God God

  • 2017.12.27 New Bitcoin NBTC

  • 2017.12.27 Bitcoin File BIFI

  • 2017.12.27 FastBitcoin FBTC

  • 2017.12.28 Segwit2X B2X

  • 2017.12.28 Quantum Bitcoin QBTC

  • 2017.12.28 Bitcoin Cash Plus BCP

  • 2017.12.29 Bitcoin Holocaust BTHOL

  • 2017.12.31 Bitcoin Nano BN

  • 2017.12.31 Bitcoin Pizza BPA

  • 2017.12.31 Bitcoin Ore BCO

  • 2018.01.02 Bitcoin Boy BCB

  • 2018.01.12 Bitcoin Candy CDY

  • 2018.01.12 World Bitcoin WBTC

  • 2018.01.19 BitVote BTV

  • 2018.01.19 Bitcoin Smart BCS

  • 2018.01.20 Bitcoin Interest BCI

  • 2018.01.24 Bitcoin Atom BCA

  • 2018.01.25 Bitcoin Community BTSQ

  • 2018.01.31 Bitcoin Parallel BCP

  • 2018.01.31 Bitcoin Pro BTP

  • 2018.02.01 Bitcoin Hush BTCH

  • 2018.02.05 Bitcoin 2 BTC2

  • 2018.02.12 Big Bitcoin BBC

  • 2018.02.20 Bitcoin Cloud BCL

  • 2018.02.28 Bitcoin Dollar BTD

  • 2018.03.27 Bitcoin Lambo BTL

  • 2018.04.01 ClassicBitcoin CBTC

  • 2018.04.18 Bitcoin Clean BCL

  • 2018.04.20 Smatt Bitcoin SBC

  • 2018.04.29 Bitcoin Class BCS

  • 2018.04.30 Fox BTC FBTC

  • 2018.05.01 Bitcoin Metal BTCM

  • 2018.05.17 Bitcoin Reference Line BRECO

  • 2018.05.20 Bitcoin Core BTCC

  • 2018.05.28 MicroBitcoin MBC

  • 2018.06.30 Bitcoin Dao BTD

  • 2018.08.21 Bitcoin RM BCRM

  • 2018.11.15 Bitcoin Stash BSH

  • 2018.11.22 Bitcoin Air XAP

  • 2018.12.22 Bitcoin Post-Quantum BPQ

  • 2018.12.28 Bithereum BTH

  • 2019.01.04 BitcoinCash Zero BCZ

  • 2019.05.14 Cereneum CER

  • 2019.07.19 MimbleWimbleCoin MWC

参考

比特币的分叉史(2009-2018)

Sasha Ivanov https://zhuanlan.zhihu.com/p/62895584

比特币共识分叉的完整历史

BitMex https://blog.bitmex.com/zh_cn-bitcoins-consensus-forks/

Vitalik Buterin《Endnotes on 2020: Crypto and Beyond》

Carnado

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rdano_(blockchain_platform)

以太坊分叉简史:https://www.ethereum.cn/the-history-of-ethereum-hard-forks

标签: 区块链

免责声明:

1.本文内容综合整理自互联网,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2.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你可能感兴趣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