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正文

对话远望资本田鸿飞:60%古典 VC 仍未看懂比特币

来源: 互联网时间:2022-09-21 06:00:10

作者:远望资本iVision

在传统互联网领域,VC对创业公司的早期发展起到关键性支持作用。获VC注资的公司,犹如获园丁定期浇灌的幼苗,滋养充分;而那些无法依靠资本实现原始积累的创业团队,则如生长在偏远田野、无人问津,需依靠自身力量,向上成长的枝芽。

然而,VC与创业公司之间若隐若现的「依附关系」正在被区块链打破。在由区块链发展起来的Crypto市场,VC对于项目的影响力正在减弱,利益分配关系开始重塑。

近期,MarsBit邀请到远望资本联合创始人田鸿飞,请他聊一聊个人对区块链行业发展的认识,以及VC如何看待区块链行业演变。

田鸿飞本人于2012年接触比特币,亲历Crypto市场周期变化,著有《区块链癫狂的背后是互联网的集体焦虑》等多篇获市场关注与热议的区块链文章,早年就职于甲骨文(Oracle)、SIG海纳亚洲,并创立国内首家社交媒体营销SaaS公司乐啊科技,后被新浪并购,目前担任远望资本合伙人。

远望资本由迅雷创始人程浩与田鸿飞、江平于2018年共同创立。在团队中,田鸿飞主要负责人工智能在大数据、企业SaaS、互联网金融和区块链等领域应用的投资,其在科技、金融、SaaS等赛道有超过17年行业经验。

image

以下为对话内容:

MarsBit:你在2012年就接触到比特币,当时怎么看待这一新事物?

田鸿飞:以前我在美国硅谷 Oracle从事数字身份认证管理,其工作原理和比特币原理一模一样。因此,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对我来说是很易懂的。出于好玩儿,当时买入一些BTC。

不过,我并没有一直持有BTC,因为当时不敢想象它会超过1万人民币,也没有想到之后涨至10万人民币。

MarsBit:回顾过往,你如何评价比特币最近十年的发展?

田鸿飞:虽然预测币价很难,但是BTC的行业发展路线还是比较清晰的。2015年之前,大家主要在炒BTC、LTC和山寨币。虽然市场中有大量山寨币,但市值非常小。大部分山寨币都分叉自比特币,大家可以通过矿机和电脑挖矿。基本上,当时参与市场的方式停留在炒币阶段。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我当时创建了一个比特币钱包项目,但用户量比较少。因为大家没有任何理由将数字钱包里的资产转移到交易所。虽然那时MtGox被盗,交易所经常跑路。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每天将资产从钱包转至交易所还是很麻烦的。因为用户对钱包需求不够强烈,所以那时钱包用户量特别小。

2017年ICO到来后,大家因为需要钱包参与ICO,接收代币,钱包用户量自此开始升高。其实,在ICO爆发之前,ConsenSys设计了一个发币模板,可以基于比特币发行资产,只不过没以太坊那么简单。

ICO火爆带动以太坊走红,市场中出现大量以太坊竞争链,这些公链在2017年之后完成融资,并在2020年左右陆续上线。因此,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公链代币市值都非常高。

从整个市场看,加密生态系统从最初只有比特币,发展到产生新应用——「发币」,以及后面诞生DeFi、NFT等等。公链方面,市场也从只有比特币,增加上以太坊,以及随后出现大量公链项目。加密生态系统日渐丰富。

MarsBit:我了解到,你在2015年淡出Crypto市场,但后又开始写区块链相关文章,最近也在频繁讨论Web3,相信这和市场走向成熟有关。可以谈谈个人对市场更迭的感受吗?

田鸿飞:2015年我为比特币钱包项目融资时,大多数VC都不知道什么是比特币,获得投资并不容易。由于市场用户需求偏低,以及我个人对转向交易所业务并不感兴趣,因此我选择告别区块链行业,进入股权投资领域。

不过,尽管转入投资领域,但微信群、朋友圈里的好友还在区块链行业,所以我多多少少还会关注一些,毕竟区块链行业每隔几年都会产生重大创新。

MarsBit:为什么当时看好区块链,但却并未成立任何Token Fund?

田鸿飞:关于为何未成立Token Fund,其实有很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基于前面所述原因,整个区块链行业发展不够丰富,比如,2015年如果成立基金就只能投资比特币或者交易所,不足以单独建立基金;2017年虽然项目逐渐丰富起来,但是市场容量仍然非常小,市场上还是以小笔投资为主;直到2018年之后,现在市场上比较有影响力的数字货币基金才开始成立;另外,我们人民币基金(远望资本)做得还不错,而且投资非常聚焦,因此希望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人民币基金上。且无论参与Web3投资,还是成立Token Fund,合规挑战非常大,我们需要给基金出资人建立合规的投资框架。

但是,我认为加密货币基金正在积聚力量,数字货币的“红杉基金”正在诞生。

MarsBit:从初次了解比特币,到见证十年后Crypto市场发展,这期间最让你感到兴奋的细分赛道是什么?

田鸿飞:其实市场的每个周期都有新故事,但无论故事如何演变,主线一直是非常清晰的:那就是越来越去中心化。在2015 年之前,基本上99%交易量在CEX进行,而目前已有超20%交易量在DEX完成。

虽然Uniswap这类DEX相距CEX还有很大差距,两者交易量不可同日而语,但DEX成长速度非常快。由于具有开放、透明、无许可、可组合等优势,DeFi发展势头不容小觑。

MarsBit:你曾亲历Web2浪潮,见证整个互联网发展周期。你认为Web2市场周期规律对预测Web3发展有多大的借鉴意义?

田鸿飞:1994年,网景浏览器的诞生极大降低用户上网门槛,这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第一拐点;2000年,批量互联网公司涌现,并在四年后形成规模化,其中部分公司依靠逐步积聚力量,成长为巨头企业,这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第二拐点;在2016年后,互联网市场形成垄断格局,引起监管方注意,市场开启反垄断进程。

区块链过去十年的发展,与互联网演变较为相似。2017年和2020年是市场发展拐点,前者诞生ICO,后者出现DeFi。在2015年之前,我劝很多传统Trader进入市场,但他们都觉得区块链行业没什么前途。

但2017年之后,市场涌入很多创业者与投资者,市场参与者规模扩大引起质变,DeFi诞生。随着2020之后,更多来自华尔街交易员与创业者进入Crypto市场,他们大幅提高了行业竞争水平。

虽然在市场前进的每个周期,都有大量优秀Web2人才和大公司参与其中,但市场的每一次新发展、新趋势都是由Crypto Native项目驱动。我相信,下个周期会有更多去中心化项目或协议发展得非常好。

另外,我们需要区分一下Web3.0,Web3和Crypto。Web3.0一词最初由Tim Berners-Lee提出,当时他提出Semantic Web概念,后被大多数人遗忘,直至波卡创始人Gavin Wood为推广其网络,提出Web3概念,再次为大众熟知。不过,Tim Berners-Lee主导的W3C和主打的DID概念的技术路线,都和Vitalik的SBT和波卡的Web3有本质的区别,前者的技术设计围绕着URI,而后两者的设计围绕着区块链。除了波卡自称Web之外,W3C和Vitalik都没自称为Web3,然而大多数人为了容易区分Web2,都将这些概念混在一起讨论,一起被称为Web3。

如今,Tim Berners-Lee不再以Web3.0来标签自己,而Jack Dorsey提出了用Web3的理念解决Web2的问题的Web5概念(参见文章“下一代互联网的骑士:谈Web5,Solid和Personal Vault”)。虽然他们都被大家混入Web3一起被讨论,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鲜明特征:这股力量是由Tim Berners-Lee和Jack Dorsey这些互联网背景的人士推动,他们主张基于URI链接,用户掌握自己的数据,选择性的利用区块链和加密技术,但是项目本身不发币,另一股力量由Crypro圈人士推动,他们主张基于Token economy发行代币,建立项目。

MarsBit:今年,随着Web3热度不断升高,红杉等古典VC开始跑步进场,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又如何评价在Crypto市场「激流勇进」的a16z?

田鸿飞:a16z很早就进入Crypto市场,在2014年投资很多项目,也亏了不少钱。例如,他们在2014年参与投资Blockstream,该项目聚集大量比特币开发小组的明星程序员,种子融资金额就达到2100万美金。虽然目前这家公司还在,但对行业的影响力和贡献其实都很小,我估计az16z应该没赚到钱。还有种子融资达到7000万美金的21世纪,都没有成功。总体来说,a16z早期交了很多学费,也是经历过学习积累期才走到今天。

另外,a16z创始人也是网景创始人,程序员出身,他本身对技术发展趋势比较敏感。大多数程序员对区块链都是非常兴奋的,因为区块链第一次让程序员直接看到技术变现的机会。在互联网市场,多数公司通过卖广告变现。例如,字节跳动超一半员工都是在卖广告的销售,但其实很多程序员都不愿干这件事。

卖广告必须在用户体验与商业模式之间博弈,如果希望保持用户体验好,就无法通过广告赚更多的钱。尤其公司上市之后受到股东和财报的压力,需要不断损害用户利益来获得商业利益,不管Google的创始人还是Twitter的创始人,都会觉得如今他们的公司都已经脱离他们创建公司时候的梦想,活成了他们不希望的样子。

为什么越来越多VC进入区块链行业?我在2016年发表文章《区块链癫狂的背后是互联网的集体焦虑》中提到,互联网市场发展进入创新瓶颈期。从2015年开始从事投资时,我们团队决定专投ToB 公司,不关注ToC公司,因为我们那时认为小型互联网企业在这个垄断的行业已经没有机会了。

回看2015年之后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叫得上名字的独角兽寥寥,用户基本被巨头垄断。可以说,中心化的趋势发展到极致,才引起去中心化的繁荣。VC和创业者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没有创业者,也不会存在VC。创业者在互联网找不到新机会,VC最终也就调转船头。

MarsBit:据你了解,与2018年相比,目前古典VC对区块链行业看法有何变化?

田鸿飞:古典VC对比特币的认知分三个层次:

第一层(占比60%):这部分VC目前还在纠结比特币到底有没有价值,相当于 2015 年之前的认知水平。他们会问比特币是什么,有没有现金流估值支持,然后转头看其他事情去了,都懒得思考一下;

第二层(占比30%):30%的VC在纠结是投资比特币还是投资区块链相关公司;这里面的一部分人认为,比特币虽然没有价值,但是区块链技术具有价值,他们会选择投资联盟链技术;还有一部分人刚刚开始接受比特币具有价值的观点,但是还对区块链的细分行业不够了解,无法判断项目的价值,因此会纠结是投资买比特币还是投资项目更有收获;

第三层(占比10%):剩余10%的VC关注热门赛道,比如这个周期领跑的DID和ZK项目。这类投资人已经进入区块链行业深处,能够敏感察觉行业动态,通过行业分析筛选噪音,下注优秀项目,建立品牌优势。

MarsBit:加密VC与古典VC最大的不同体现在哪方面?

田鸿飞:加密VC团队非常年轻,投资节奏也很快。与过去古典VC主张投资占股比10%以上的做法不同,加密VC基本会在很多项目投入小额资金,一般不会超过50万美金。

总结来说,加密VC的特点是:团队年轻化、投资节奏快、投入金额小。

MarsBit:在了解项目时,你对Web2和Web3项目分别采用哪些投资逻辑?筛选项目的第一要义是什么?

田鸿飞:古典投资和比特币投资不同。前者关注项目是否具有平台优势、垄断优势,以及是否达到规模化,而后者则完全颠倒过来。在当下的区块链行业,开源成为缺省要求(MarsBit注:「缺省」为程序员语言,意为「默认」)。我当初在设计钱包时,关于要不要开源,曾大费周折说服公司合伙人。而现在,不开源几乎不可能。

因为开源,项目难以建立开知识产权优势、垄断优势,用户很容易分流。在过去,互联网公司将用户信息等同于自己的资产。如果用户信息被偷走,对公司伤害是巨大的。其实,在2019年左右,就有人倒卖用户信息与数据,从一个交易所卖入另一个交易所。而如今,就连用户都已经开源了,所以的DeFi协议都采用MetaMask那样的钱包登陆作为用户系统。

另外,互联网公司和区块链项目的发展周期也不同。以字节为例,这家公司从创立到走向规模化,至少经历了5年发展。通常,一家互联网公司从建立到成为超级独角兽,最终完成上市,过程可能需要十年时间。

而区块链项目发展周期特别短,如果一个项目能成功,3~4年就会崭露头角成为超级独角兽;如若不然,项目很快就会消失在市场中。因此,这对VC来说,早期投资挑战性更高,投资机会窗口更窄。

MarsBit:你认为,从0到1创业难,还是捕捉独角兽从事投资更难?

田鸿飞:从0到1更容易,也最有意思。我曾对创业者说,公司刚成立的前三个月是你们最幸福的时候,因为你们当时只有梦想,还没遇到挫折,也没有对投资人的压力。但在三个月后,你可能会遇到挫折,心里开始有压力。当拿到投资人的钱后,你也许会扩张,招更多员工,届时要面临来自投资人以及员工方面的双重压力。但无论创业能否成功,未来的你一定会回忆这段时光。

相比创业,投资是非常模式化的。当你进入某个投资领域,需要学习新内容,建立投资知识框架,而后进行投资,这其实是一个流程化、模式化的事情,没有从0到1创业那么幸福。

MarsBit:继2018年之后,市场最近又开始思考区块链落地以及商业化问题。你认为,实现区块链商业化的关键是什么?

田鸿飞:区块链的首个用例是比特币,其本质是账户系统,支持用户将资产从一个地址转入另一个地址。虽然市场后来出现衍生品交易,以及DeFi,但基本还是链上资产转移,并没有产生马云所提的「数据经济」。例如,用户看到一幅画、一个包,间接促成电商销售,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可以通过数据得到反馈。

当然,区块链具有潜在优势,利于高效、透明协作,但在目前中心化实体自如协作的当下,区块链完全取代传统工作形式是很难的。

区块链如何进入实体经济?首先需要有DID,有数字身份支持,才能实现与实体经济结合。正如,支付宝诞生,促进电商繁荣;微信支付发展,利好美团等应用。

DID是区块链走向落地的催化剂,只有虚拟的区块链账户系统和实体账户系统结合起来,区块链技术才可能对实体经济带来影响。我们或许会在下下个周期看到区块链实现商业化。

MarsBit:过度金融化是阻止区块链技术大规模落地的主要因素吗?

田鸿飞:肯定是有害的,但并非没有一点益处。无论创业者还是投资者,他们进入市场的目的不外乎赚钱。市场每次周期轮动,都会吸引投资者进入,这相当于「买用户入局」。早年,中本聪谈到过,比特币通过PoW买用户。现在市场的问题在于,如何实现用户转化。

MarsBit:DID是Web3世界重要组成部分,尚处发展早期,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关于链下行为与链上身份不一致性问题,你是如何思考的?

田鸿飞:单纯谈ID没有意义,所有的ID只有关联使用环境才有意义。例如,出国发护照,毕业发毕业证,开车发驾照等,这些使用场景,保证ID唯一性。当ID应用于使用环境,并关联行为数据,就会形成身份信誉,也就是信用分。这些信用分成为人与人建立信任关系的开端。例如,当你知道我来自远望资本,那么远望在过去多年建立的品牌形象就会成为我们信任关系的开始。

目前来说,一些链上行为数据是有价值的。例如,我参与某个DeFi协议,在其中存入很多资产,信誉分可能高一些。但相比之下,链下行为数据更丰富,可以通过使用更多应用程序得到体现。总之,DID一定要关联行为数据与使用场景。

关于链下行为与链上身份不一致性问题,这其实是DID最大难点。在中心化世界,你通过刷身份证进高铁站,身份证信息关联公安部数据库,你的身份得到验证。在去中心化世界,ID是自己发给自己的,如何关联?你说你的芝麻信用是650分,芝麻信用支付又不配合你验证,那么身份验证成为问题。这其实就是DID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也是DID公司的价值所在。

那么,有哪些潜在解决方案呢?可以参考一种类似PoS形式的做法。例如,你想证明你是某公司员工,可以找十个人为你签名。虽然这不能100%证明你的身份,但有99%的概率可以验证你的身份。如何防止作恶?用户参与验证之前需质押代币,当被其他人质疑,并被证明做伪证时,作恶用户代币会被罚没。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狭义DID是指W3C发布的DID标准规范,主张以互联网连接方式运行项目,一个用户代表一个节点,用户可以通过公密钥控制节点,并与外部节点通过互联网连接协议进行连接,整个过程没有代币参与。而Vitalik提出的SBT基于代币设计。因此,因为没有摩擦和门槛SBT设计会领先于狭义DID首先在币圈火起来,但是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的结合,狭义DID的设计方案更有优势。

MarsBit:如果严格划分,在你看来,Crypto市场是「技术驱动型」,还是「金融驱动型」?

田鸿飞:市场创新由技术驱动,市场热度由金融驱动。最初,Uniswap走火并非因为发币,而是技术创新。尽管它最终因SushiSwap而被迫发币,但其崛起的根源在于,凭借技术创新吸引大量用户。

DeFi爆发初期,Compound以挖矿方式发行代币,捕获大量用户,随后带动更多其他协议发行Token。虽然市场热度因此而起,但并未有任何技术创新。

标签: 区块链

免责声明:

1.本文内容综合整理自互联网,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2.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你可能感兴趣

    error